愛的錦衣夜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查看11382次 評論0條 時間:2010-05-27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 秋陽亮亮地照著機翼,照出幾乎一樣亮的小反光點,雖然晃了杜菲菲的眼睛,卻照不進她閉鎖在黑暗里太久的心。她清楚,這一走,她將永遠不會回來。為了逃離姚遠,逃離自己,她必須飛離這個城市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此時此刻的姚遠,是在機場外徘徊,還是在返回市里的路上。剛才在候機樓前,姚遠不解地追問杜菲菲:“為什么要離開我&63;難道我對你不好嗎&63;難道我不夠愛你嗎&63;”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菲菲把臉扭向一邊,流著淚看遠方斜在天涯的悔。可是,她已經被這份愛消耗得沒有一絲絲力氣,只能逃離。杜菲菲實在不能忍受愛在黑暗里的那種滋味,她看不見期待許久的黎明,何況,姚遠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帶她走出那黑暗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此時此刻,即使她要走了,在大庭廣眾之下,姚遠仍然不跟她靠近,和她保持著一米左右的社交常規距離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留下來,我要跟你生活在一起!這句話是杜菲菲想象中的臺詞,是她期望出自姚遠口中的話語,可惜他永遠都不會說的。姚遠用低低的聲音說:“菲菲,我的愛我的心都在你這里。在她那里的,只是一個軀殼。這幾年我們不是一直很好嗎&63;你怎么說走就走呢&63;”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菲菲繼續看秋陽,看草地,看建筑物,看樓前的車來車往,其實淚水已經模糊了她的視線,她看到的是一個水洇的機場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遠轉身去車上拿什么,看著他的背影,杜菲菲幾乎控制不住自己,她想放聲大哭。多少次,在窗前,她目送他遠去,他走路時雙臂擺動的姿勢,常常出現在她的夢里。那是一個重復很多遍的夢,他在前面走,她在后面,卻怎么都追不上,喊他,他沒有反應,而她又不敢用太大的聲音,怕驚動了他身邊的女人。就這樣,一夜夜哭著醒來,眼前,除了黑暗,還是黑暗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遠拿著紙巾回來,遞給杜菲菲的同時,習慣性地四下掃了一眼。仍然壓著聲音說:“別在這里哭,讓人家看見不好,還以為我怎么招惹你了。”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菲菲沒有接紙巾,任淚水滂沱。這是在他面前最后一次流淚了,她要讓他永遠記住,她的最后一次淚水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B 從第一次姚遠拉起杜菲菲的手開始,兩人之間就注定是個老套的故事。故事內容不怎么新奇,無非是年輕女人等待有家男人離婚后的迎娶。但不同的是,這個45歲的男人,在沒人的時候才對杜菲菲非常好,好得讓她覺得自己是他的寶貝,是他的公主,是他的天使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人的“家”,是一個40平方米的小屋.確切地說,是杜菲菲這個單身女子租住的小屋。姚遠有時早早地來,給她帶來早點,幫她洗了前一晚換下來的臟衣服,叫她起床,再跟她在床上纏綿一會兒。杜菲菲起身洗漱的空當兒,他會把她的床收拾整齊,走到梳妝臺前.從背后摟著她的腰。杜菲菲被他寵得像一個孩子,嬌聲嬌氣地在他懷里享受著父親一般的關愛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時姚遠中午來,做午飯,吃午飯,順便把杜菲菲攢了幾天沒洗的碗筷洗干凈。偶爾,他也會在出差晚走或者早歸的時候,住上一晚。這一晚,便成了杜菲菲的節日。姚遠買了許多她喜歡吃的水果零食。躺在沙發上,姚遠摟著杜菲菲一同看著電視,這一夜她會興奮得睡不著,跟他沒頭沒腦地說很多話。而姚遠也睡不著,整夜地抱著她,要她,愛她,陪她說話,一直到黎明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姚遠給杜菲菲制訂了一系列的規矩,比如,晚上8點以后不能給他打電話,沒有第三者陪同,兩人不能去餐館吃飯,在公開場合不能表現出親密態度……總而言之,言而總之,她和他的戀情,不能讓外人知道,不能暴露在陽光底下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就是她,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女人,在生命之花最絢麗的時候,和一個四十多歲有家的中年男人的愛情現實。這場戀愛中有愛的幸福甜蜜,更有杜菲菲自己才能體味的巨大憂傷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 上個月,杜菲菲沒來那事兒,四肢乏力,嗜睡如命。買來試紙一測,果然是她最擔心又最向往的事——懷孕。杜菲菲希望為姚遠生一個孩子,即使明知道他不可能給自己婚姻,她也想有一個愛的結晶。杜菲菲只想讓姚遠知道,她有多愛他,愛到可以不計后果地為他生一個孩子。可是她又擔心他不讓她要這個孩子,所以一直瞞著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幾天,姚遠說看她臉色不好,便給她燉了銀耳蓮子羹,每天早晨晚上,親手盛了,盯著她喝。杜菲菲喝得嘴里甜甜的,心里暖暖的,便更加堅定了信心,一定要為他生下孩子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早上杜菲菲醒得特別早,忽然覺得不適,肚子墜墜的,隱隱的疼。去衛生間,起身,瞥見便池有血色.她心中一驚,連忙平躺在床上,希望腹內那團小小的血肉安康無恙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遠來了,杜菲菲佯作不知,繼續躺在床上。他熱了銀耳蓮子羹,端到床邊,叫她起床,摟著她一口口喂下去。熱熱的流質順著食管咽下去,她覺得她好受多了,迷迷糊糊又想睡,他說;“你臉色很不好,如果不舒服,今天就請假,別上班了,我陪著你休息一天。”說罷,他脫衣××.摟著她,讓她的臉貼在他的胸口上。這樣溫暖的胸口,她怎么能離得開。杜菲菲連忙打電話給單位請假,而后在他的心跳聲中,重新睡著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醒來,杜菲菲感覺腹內絞痛,她的冷汗都疼出來了。姚遠看著她,問道:“你感覺怎樣&63;”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費力地搖搖頭,腹內墜得更厲害,起身想去洗手間,使勁一撐床,忽然感覺下身有熱熱的東西涌了出來。杜菲菲驚慌失措地去洗手間,低頭看見血泊里,有一團血肉。她立刻知道了那是什么,雙腿一軟,坐在馬桶上失聲痛哭。  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共有 0 篇評論 | 打印文章 | 關閉頁面 發表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用戶名稱:     用戶密碼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評論內容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| 隱私保護 | 交友須知 | 聯系我們 | 友情鏈接 | 舉報中心 | 站點地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愛在蓉城成都交友網版權所有 © 2007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蜀ICP備06002456號 LORVA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內蒙古快3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