遺落在江南的一場舊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查看11894次 評論0條 時間:2011-02-16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一)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三月的江南,春暖花開,萬物晴好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已經離家有半年。只在周末的時候偶爾蜻蜓點水地回去逗留短瞬。我很小的時候,父母離異。爸爸娶了一個年輕女人。而媽媽早些年出了國。每年往我的帳戶打上一定數額的款項,便是她對我表達關愛的唯一方式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小我就是孤僻的孩子,冷傲得如同一只受傷的小獸。我為自己所有的情緒找到的宣泄方式,便是寫字。不僅娛人娛己,還能換取稿費。我感到很滿足。空余時候,除了上網打發一些無聊的時光,就是聽一檔午夜傾訴的欄目,試圖能從里面找到一些寫作的素材。當然,那個電臺DJ的磁性嗓音也是叫我迷戀的一大原因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晴光,一個響亮的名字。常常會按時守在收音機旁等待他的出現。而每每,當他說著“各位聽眾朋友好,歡迎收聽午夜傾聽,我是晴光”的時候,我會和著他把“晴光”兩個字大聲說出來。這樣的感覺很好。晴光,這是兩個溫暖的字眼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終于有一天,當他在節目的間隙放著一曲新歌《江南》,悠揚的旋律忽然讓我的心有了前所未有的悸動。我幾乎是毫無思索地撥通了那個牢記于心的電臺熱線。然后我聽到廣播里傳出自己的聲音:“晴光,你的世界果真是晴朗明媚,無限光明么?”晴光說:“因為不完全是,所以才期盼,我們每個人的心靈總會有某個陰暗的角落,在等待晴光……。”說的真好,我微笑著掛了電話。我想我不能,讓他看見我心中那個陰暗的角落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二)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依然習慣在每個午夜時分,抱著小小的收音機,聽晴光的節目。無數次地想象,他該怎樣的男子?一定是如安妮筆下那個叫“林”的男子一樣,穿著細格子的棉布襯衫,有明亮的眼和溫暖的笑容吧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的寫作也愈加步入正軌,電子郵箱里時常收到編輯的約稿。間或也還有讀者來信。許多人都愛問同一個問題:你寫的故事是真實的嗎?只有一個人例外,他從不問我故事真實與否,他只是固執地、持續不斷地給我發來一些詭異但卻美侖美奐的圖片,或者是幾段滲透著淡淡哀愁的音樂。似乎他已篤定,我必定會喜歡。這樣以后的某一天,我終于給他回郵。我說,也許你是真正能讀懂我的人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此便和他開始了電郵往來。有些人,不用說很多的話,他就能走進你的內心深處。他便是的。直到有一天,我對他說:不知道你愛不愛聽廣播,我喜愛那個叫晴光的DJ主持的一檔午夜傾訴節目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天夜里收到他的回郵。他說:如果我說我是晴光,你一定會覺得是玩笑。可是,上帝果真給我們安排了一個大玩笑。我真的很驚喜,因為我是晴光。這一次,他在信中留下了電話號碼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可以想見我的驚訝。可這的確太像一個玩笑。猶疑片刻后,我在褲兜里揣上收音機,往電臺的方向去了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等在電臺對面的大樓下,我如此焦躁。我不斷地相互揉搓自己冰涼的十指,是誰說過,這樣的舉動泄露的是內心的不安。是啊,此刻我萬分不安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晴光的節目照例在舒緩的樂聲中結束。不多久,有個高大的身影從對面電臺的大門里走了出來。心跳加速的我撥通了那串號碼。天,他的手機果真在靜夜里喧嚷起來。然后他看到了對面的我。他徑直朝我走來,然后很快,他便站在我面前,狹長的眼,柔情無限。然后我就在一瞬間被擁進了一個寬厚的懷抱。“冷凝,我終于可以擁抱你。”他輕聲地說。我在他的懷中靜默著,笑容卻爬上了眼角眉梢,他和我想象的是一個模樣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三)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在晴光的寓所細細打量。很少見到男人的居所布置得如此井井有條,一塵不染。而晴光則細細打量我,他說,冷凝,你看上去還是個孩子。我糾正他,不,我已經20歲 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,冷凝,你多么像個需要照顧的洋娃娃。他撥弄著我的長發。我笑起來,說,你可知道,自從父母離異,11歲起我便學會了照顧自己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你是讓我心疼的孩子,從今以后,請讓我來照顧你。晴光輕輕扣住我的下巴,目光深深看進我的瞳仁。晴光,遇見你是多么美好的事。我輕笑著點了頭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開始和晴光在一起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真是個模范男友,每天清晨會給我熬好麥片粥,熱好牛奶。臨走前總不忘在我額頭留下香吻。他說,懶孩子,看我把你照顧得多好。我則用長睫蓋住雙眼,佯裝熟睡。而每每在晴光帶××的那一刻,我便匆匆從床上跳下,裹著睡袍跑到陽臺,只為看一看他的背影。這個男子,我是不是可以和他相愛永遠?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不是個多夢的女子,因為一向缺少充足的睡眠。但是和晴光一起的兩個月,我開始貪睡。枕著他健壯的胳臂,有時會夢見繁花遍野。 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共有 0 篇評論 | 打印文章 | 關閉頁面 發表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用戶名稱:     用戶密碼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評論內容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| 隱私保護 | 交友須知 | 聯系我們 | 友情鏈接 | 舉報中心 | 站點地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愛在蓉城成都交友網版權所有 © 2007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蜀ICP備06002456號 LORVA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內蒙古快3开奖结果